科力爾聶葆生:曾負債經營、人才難招,如今年營收破5億

2019/1/11 11:57:40來源:全景財經熱度:7019

我們就把這一種電機做到極致,專注做,拼命做。——聶葆生

他只有初中學歷,卻從普通電工一路升任到廠長。

他接手了一個破產重組的企業,卻把企業從負債三千多萬做到年營收破5億。

他所在的行業,外企領先,他卻偏要把生意做到海外去。

他是聶葆生,科力爾的董事長。

科力爾聶葆生:曾負債經營、人才難招,如今年營收破5億

今天,他的企業正式登陸資本市場。

他如何把一家地處縣城的電機廠,做到如今電機外銷第一品牌?又是如何突破信息落后、人才難招、客戶難找等重重難關?

全景財經本期《約見·資本人》科力爾董事長 聶葆生

視頻正文:

湖南永州祁陽,一個有著1800多年歷史的縣城。今天登陸中小板的科力爾,就是從這個小縣城起步,走出國門,成為伊萊克斯、松下等國際家電品牌的電機供貨商。

記者:在這一行當中,公司在國內應該算是比較老的?

聶葆生:對。他們很多公司都不存在了,像深圳有個深西電機廠(航天系統),他也破產了,做我們這一行的,還有一個香港企業,在深圳平湖,他做著做著也轉行了。

記者:目前公司在這個行業當中市場份額大概是什么樣的?

聶葆生:目前在市場方面,我們外銷占了70%多,我們定位是高端客戶,這方面的外銷客戶同行有,不多,大概就是一家,量很小很小,我們應該占比較大的市場份額,超過70%、80%。

如今科力爾已經是微特電機的龍頭品牌,但鮮為人知的是,公司起步并不容易。70年代初,22歲只有初中畢業的聶葆生進入祁陽五金廠,從普通的電工一路做到了廠長。

聶葆生:我那個時候開始當電工,1977年冬天恢復高考以后,我一直堅持的學理科,不考文科,作為一個沒有讀高中的人,通過正規的大學考試,所以到1979年考上了,但是那一年結了婚不行,沒有去讀,所以以后工廠看到我是個人才,就讓我搞開發,以后慢慢的就提升為副廠長、廠長。1989年初,當副廠長,1990年11月當廠長。

記者:70年代考上大學不容易。

聶葆生:沒讀高中考上大學的,整個廠就我一個人考理科,省招生辦還打了電話到我工廠里來(核實),因為我是個實在的人,填了1966年初中畢業。

記者:您當時從一個技術工到管理崗位的時候,自己心態上是一個什么樣的變化?

聶葆生:這也是一個發展的過程,成長的過程,當老板不容易,第一個,要有基礎;第二個要懂人的心理、需求;第三個要有規矩,就是我們講的制度建設。

90年代初期,因為一個300萬臺電機的需求項目,祁陽五金廠成立了當時湖南省第一家微特電機生產企業黎海微電機,聶葆生兼任董事長。2001年,由于種種體制內因素,黎海微電機進行民營化改制,科力電機(科力爾前身)應運而生。

記者:把(黎海微電機)原本好的資源整合到科力電機里來?

聶葆生:不,還有負債,改制的負債、銀行負債,都由我們科力承擔,那個代價很大。

記者:那個負債當時有多少?

聶葆生:3350萬。

記者:等于說公司還沒有正式運轉,就負了3000多萬的賬了。

聶葆生:對。

記者:您當時應該是董事長,心理壓力大嗎?

聶葆生:我覺得這個項目市場比較好,雖然有負債,但是原來那些歷史的負債沒有讓我承擔,歷史的負債就破產破掉了,其余的我都承擔了,供應商債務、銀行債務,還有員工改制,那個成本比較高,但是我覺得,應該承擔。

記者:這個負債用了多久消化掉了?

聶葆生:因為年輕人都來了很久了,都有學歷,他們都很積極入股,交錢,每年發展的空間都是在45%左右,當年就賺錢了。七百多萬。

記者:當時成立科力最大的一個難點在哪里?

聶葆生:當時來講,我覺得還是人才。我專門在這邊出差,80%泡在廣東市場,找人,挖人,市場都在這邊。這邊有很多臺灣企業、香港企業都在這邊。

記者:那時候人才好招嗎?

聶葆生:大多數不愿意去。做工作,幫他們找對象,把住房條件寬一點。當時搞了扎根獎,忠誠獎,搞了很多,還表揚他們的夫人,想了很多辦法。

由于有負債,科力電機剛成立時只能找銀行貸款經營。“整個科力大概是貸了1700萬左右吧,我是付利息的。”而由于科力電機地處縣城,除了人才稀缺,信息不對稱,更關鍵的是客戶難找。

聶葆生:我有個特點,我每年泡在廣交會,一年兩屆,廣交會春季,廣交會秋季,天天在那里,兩個眼睛睜得大大的,又不知道哪個客戶要我的產品。

記者:那時候天天往深圳這邊跑?

聶葆生:天天跑。以前年紀比較輕的時候,專門坐小車跑廣東,那很辛苦,有時候修高速公路,堵車一堵就是一晚上。開廣交會的時候,我們在廣州湖南賓館,一間房子住了7個人,開地鋪,為了省錢,又要去,又要省錢。

記者:您第一個客戶還記得嗎?

聶葆生:記得,外銷,是土耳其,叫伊賀拉斯,70萬臺。

記者:當時國外的應該很多語種都有吧,怎么跟他們去打交道呢?

聶葆生:有時候翻譯有事了,我每一年廣交會,每一屆學三句話,一見面,你好、請坐,見到你很高興。另外我能跟老外談三個小時,為什么呢?那個電流、電壓,轉速就是RPM,還有數量、機件制圖,這是全世界通用的,我就利用寫文字。

記者:您定位要做全球高端的客戶是在什么時候?

聶葆生:也就是在十年前,很多國內的大客戶,不做。

記者:為什么?

聶葆生:難收錢,價格不高。

記者:但是國外的這些客戶,你們可能競爭的是國外更高端的電機廠。

聶葆生:對,像德國的電機廠,美國的(IMSims),你這一點講對了。我們是這一個電機把它做到極致,把它做好,花了很多工夫的。

記者:這當中怎么從他們手中拿大客戶呢?

聶葆生:比質量、比價格。比國內高,比他們起碼要便宜15%左右。

2001年,科力電機完成了300萬臺電機銷售,2004年900萬臺,營收過億。2010年,科力電機整合設立科力爾,業務也由原本針對家電的電機逐步擴展到辦公自動化、安防等領域。2016年,公司電機銷售突破3200萬臺。目前科力爾正在研發工業機器人,伺服電機。

記者:伺服電機現在的銷量水平怎么樣?

聶葆生:因為剛剛開發兩年嘛,2015年開發,剛剛開始送樣,給客戶認可,有一個過程,客戶反映還不錯。

記者:為什么會想到進入這個領域?

聶葆生:偶然碰到一個日本朋友,他就講這個好,因為這個市場份額,現在日本企業占60%,很大,歐美市場,像西門子他們大概占80%多,臺灣的臺達占10%,我們國內的企業占的比例不到10%,不過起步比較快,我相信。原來講的是百億級、千億級,現在講的是萬億級的市場,就是各行各業,都需要自動化,減少人工,減少體力勞動強度,都要。

記者:伺服電機這一塊,國內有同行在做嗎?

聶葆生:有是有,不同的定位吧,杭州就有。電機行業上市的公司,大洋、臥龍,他們好像沒做這個,這個市場太大了,定位不一樣,我們就定位這一個,拼命做、專注做。就跟國外的品牌,一個一個指標掐。